初心逐夢

T007 黃媽慶---雍容華貴(二)48x36x6cm 樟木 T007 黃媽慶---雍容華貴(二)48x36x6cm 樟木

明馮惟敏《玉抱肚•贈趙今燕》曲中曾云:「琵琶輕掃動人憐,須信行行出狀元」。相信這段散曲所描述,許多人都對後面那句「行行出狀元」並不陌生。但又有多少人能真正地堅定自我,在這條路上始終如一。鹿港黃媽慶藝師,就是其中的逐夢者。

逐夢,必然先堅定自己對內心所逐之夢;因為逐夢之路,斷然不是曠坦之途。其中所遭遇的荊棘試煉,內心所承受的諸般挫折,相信只有逐夢者自己感受最深。

黃媽慶藝師,來自於古樸的鹿港小鎮。在那並不富裕的年代,糊口,是生活中最重要的核心價值。沒有多餘的夢想,只有最務實的賺錢養家,黃媽慶藝師亦是如此。為了能夠撐起家計,黃媽慶藝師投身於當時最具前景的木雕產業。只是時光荏苒,歲月飛梭。物轉星移的如今,輝煌的木雕產業已然變成過去歷史的一頁泛黃篇章。多數當年從事木雕的匠師,亦紛紛離開了那逐漸沒落的木雕產業。然而黃媽慶藝師,並沒有離開。並非無法拂袖而去,而是他不願意自己所選擇的路就這樣隕落消失。他開始思考,木雕工藝這門產業,還能夠帶給大家什麼新的觸動。也因為如此,他毅然而然地將傳統木雕工藝轉換了方向,將那個年代最純樸的鄉土自然帶入了木雕。

當然,這一路上,外界的質疑聲浪與批判,不時地衝擊黃媽慶藝師逐夢的藍圖。可是他並沒有怨懟,一刻一鑿,是對自我夢想最真切的刻劃。沒有理由與藉口,一刀一削,是對自身信念最誠摯的印記。不為其它,只因為他相信,只有堅定自己當初所選之路,才能真正雕刻出屬於那年代,也屬於自己最真實的樣貌。所以,黃媽慶藝師的作品能言,言其師法自然;其作品能語,語其境唯心造。

所以,在覽看黃媽慶師父創作的作品中,可以發現他紀錄了台灣土地過往點點滴滴之記憶,也細膩點出了人與自然共生之理。眼所及,心所嚮,即所藝。作品能感動自己,進而感動無數的人,那便是黃媽慶藝師逐夢最初想帶給大家的感動。而這份感動所連結的各種緣份,更是黃媽慶藝師在這條逐夢路上格外珍惜之善緣。

常言曰:「莫忘初心」,時至今日,年逾花甲之年的黃媽慶藝師,仍舊一如往昔般持續創作。曾有人問他在木雕這條路上是否感到疲憊。他靜默微笑,繼續埋首雕刻。無聲勝有聲,不語,是因為外在因素早已不拘其心。其心所述,盡在其雕刻之作品中吐露。老子曰:「大巧若拙」;作家金庸亦寫道:「重劍無鋒,大巧不工」。順應自然所帶給自己的體悟,雕刻時保持原木最初之紋理,用自己的心去感受自然。最後以繪畫融入雕刻的巧思,來呈現每一幕過往曾經的純樸悸動,這就是黃媽慶師父希望傳遞給諸位的意念。

而此念,便是以樸實為本,真誠待人,不論順境亦或逆境,都是過程,無須介懷。因為只要堅定己心,相信自我,萬事順其脈絡,當緣份至時,必然能夠為自己所選之路,寫下最美好的一頁詩篇。
                                                      
撰文:黃媽慶座下末學:許智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