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態系看台灣之美──黃媽慶木雕創作展』-施美莉

H006 黃媽慶---荷〈生命週期〉 樟木 47x67x4cm 2010 H006 黃媽慶---荷〈生命週期〉 樟木 47x67x4cm 2010

記得第一次欣賞黃老師的作品時,非常震懾於那樣細膩入微的觀察力與表現手法。尤其是木紋肌理與創作題材的巧妙結合、厚實豐碩的鮮筍苦瓜,以及看似柔軟濕滑 的蝸牛身軀,這些究竟是如何雕刻出來的?引起我莫大的興趣。同時,在觀賞作品中瓜果花葉與蟲魚鳥獸的種種安排時,總不自覺發出會心一笑,充分領略到靜觀萬 物之樂趣與大自然無言之美。這些作品的創作者,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基於好奇心,我走向一旁埋首雕刻的黃老師,開口請教,結下這段奇妙的緣份。


正如預料,黃老師是一位觀察敏銳、樸實真摯的人。正因為內心澄淨無染,才能將他對大自然的觀照領悟,如實直截地傳遞給觀賞者。又因為對事對物誠敬欺,所以 能讓觀賞者在一刀一鑿之中體會他創作時的認真嚴謹。然而,觀賞黃老師的作品時,我們更直接感受到的,是他對待萬物的慈悲有情及溫柔敦厚。這樣的淳厚本性, 使他的作品傳達出「護生/共生」的理念,並且體現了「無一不美、無時不美、無處不美」的美學觀。

因此,蟲蝕斑斑的朽木可以變成令人驚艷的蓮葉;冬日荷塘的殘梗敗葉,在蓮蓬結子累累的映照下,也能呈現出生命輪迴之美。更何況,夏日清風徐來,荷花與蓮葉 搖曳不折的丰姿,讓觀賞者彷彿聞得到隨風傳送的陣陣清香。而枯葉自枝頭緩緩飄落的過程,也傳達出生命最後一刻的尊貴與莊嚴。其他諸如生活中常見的瓜果蔬 菜、蟲魚鳥獸、彰濱的海洋生態、鹿港的古厝殘影等,這些根植於台灣鄉土民間的題材,無一不是黃老師創作的靈感來源,在他的詮釋與創意下,也無一不顯現出日 常生活中俯拾可得的美。

然而,觀賞者或許不知,黃老師對人的觀察也同樣犀利敏銳。從初見面時談論木雕創作者在體力與眼力上的侷限,到參觀作坊時容許我實地體會氣氛,對於我的各種 提問,黃老師向來毫不保留地坦誠回答,甚至也冷徹洞察出我個性上的懦弱退縮。但是,黃老師並沒有當面說破,只是以他自身的經驗與心路歷程來提點,希望我在 現實的限制中仍能保持主動性與創造力。或許他也期許我能有智慧把種種挫折轉化為將來開花結果的泥土養分,並且像蝸牛那樣努力不懈吧。

其實,黃老師自己也不斷地精進。從他歷年作品的演變中,可以看到他對新題材與表現方法的嘗試,在舊有題材上也繼續精益求精。然而,始終如一的,是他內心的 澄淨與誠敬,所以才能繼續在作品中傳達他心底最原初的真切感動。第一次見面聽完黃老師對木雕創作的理想之後,我曾說出「等著檢驗你」的狂妄之語。十二年過 去了,黃老師不但沒有在紅塵名利中迷失初衷與本性,還以身作則讓我受教良多,因此揣淺陋提筆為序,以誌這段奇緣。
                                     
京都大學法學博士     王綉雯
『新生態系看台灣之美──黃媽慶木雕創作展』
施美莉
臺灣特殊的風土自然環境與人文環境的條件因素,逐漸發展成臺灣木雕藝術的特色。臺灣有史記載約四百年,經南島語族、荷蘭、西班牙、明清、日治等統治,影響木雕藝術的種類表現形式,從題材及紋樣中可見二個系統,一、原住民文化系統木雕藝術。二、漢文化系統木雕藝術。

連橫《臺灣通史》記載:『臺灣為海上荒島,其民皆閩粵之民也,其器皆閩粵之器也。』可知臺灣的傳統工藝,一脈相傳至明清時之閩、粵地區,並帶來漳、泉、 潮、汕一帶的文化內涵與藝術品味,經歷台灣不同時代文化的融合,及原住民雕刻的互動,加上因木材資源豐富,技藝巧手工精良,呈現多采的風貌。由此可知,台 灣的漢文化系統木雕藝術即從閩粵傳承發展其內容,融合至台灣地方各地的文化形式及材質美感,再由台灣的藝術家不斷地提升技術產生不同風貌的漢文化系統木雕 藝術。

鹿港台灣傳統工藝的重鎮,以其木工產業的發展為工藝產業歷史最為悠久,與三義、桃園大溪並列為台灣木雕三大重鎮。民國五○年代為台灣出口業擴張使得經濟起 飛時期,造就鹿港的木工產業的興盛及黃金時代,培育享育全台的雕刻技術,並擁有多位大師級的木雕藝師,對木雕藝術不斷地努力與堅持,如同考工記中所言:合 於天時、地氣、材美、工巧為良者,黃媽慶先生為其代表之一。

黃媽慶先生感受到傳統習俗改變與產品式樣缺乏創新,將自己敏銳的觀察力著眼於鹿港人文及自然的關懷,期望鹿港人文的書畫、木雕工藝相互相成,開始就以比賽 考驗自己的巧工及詮釋他個人對木雕藝術美感執著理念,因此在八十一年開始,創作以鄉土風情真實景物為題材,黃媽慶屢次在木雕藝術創作比賽中脫穎而出,並在 九十四年授證入選「台灣工藝之家」,提供民眾不同的工藝生活空間,將生活工藝理念導入日常之中,創造工藝美學的新生活。

今在台北社教館展出『黃媽慶木雕創作展』,結合黃媽慶五十八年來對生活之體驗、感受所創作,並以細膩風格表現鹿港沿海及台灣之美,藉木雕藝術的創作,講求 「美」的追求,形塑出日常生活中令人讚嘆陶醉、賞心悅目的種種木雕藝術,其材質之美、加工技術之美與風土文化之美,成就了人類文明,也豐富了物質與精神生 活。刀痕裡隱然若現的傳統木雕工藝樣貌、故事情境的營造、造形佈局的嚴謹結構的功力及美感創作。
『新生態系』可分成『共生』、『保育』二個系列,想傳達人與自然間的互動、共生之後,人與自然才能永續生存,更以藝術家的眼光,關懷保育、濕地污染…等議題,以生物微觀的觀點,讓人們回歸對自然的愛護,用一刀一刀的展現木材肌理及造形體驗自然。
知足常樂:
以『竹』的諧音,表現樂觀的生命、豁達人生,勉勵人知足感恩。在造形上則以微觀地見竹林中的生態(竹虎與青蛙)對話,不再只是用人的角度出發,而是更細微地將生態中的生活互動,以此主題轉化當下『靜觀』心境。
   
受污染濕地:
以『受污染濕地』開了近來年藝術家對大地的不捨,更用細膩的觀察能力及技術,將鋁罐、木屐等物,用擬真的方式雕刻呈現,警惕人們要少慾知足,讓大地多一點時間可以生息自然萬物。
   
等待:蓮葉在風中搖曳展現風姿,小蝸牛慢慢地爬著蓮葉,黃鸝鳥駐足於桿上,採以逸待勞之勢,等待著著食物上門。   

以『福到』來說明,只要我們疼惜自然,自然也會瑞祥福氣。造形以倒三形的巖石,倒掛蝙蝠或展翅,表現五隻台灣狐蝙旺盛的生命力,更期許鑽石般的台灣生態能有『五福降瑞』。在雕刻中更可見相同的材質,以靈活技法展現巖石的峻嶺及狐蝙動物肌膚不同軟硬及肌理。   

『魷魚』的作品利用大小對比的二種魚種去強調魷魚在畫面上的重要,反覆出現6的數字,也許正代表著黃先生對六合的概念與想法,更期待你加入疼惜台灣生態的行列。   

以『荷韻風情』見黃先生木雕的詩意與禪意,意含『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清.龔自珍,己亥雜詩)』,殘荷枯葉中,看似生命到了盡頭的終了,卻在殘葉中發現小生命正在滋長,具象中帶有抽象的襌意,對生命有無限大的期許。
   
   
臺北市社會教育館(臺北市八德路3段25號)即日起至97年  月  日,讓您一次看到從平面淺浮雕、高浮雕、立體圓雕、薄可透光的荷葉或是田野常見的昆蟲作品中都可見木雕之功力,不論是那一種作品都可以見創作者的巧思,創 作多元化,努力塑造不同視野的自然美感的巧工及質美,為木雕文化紮下深厚基礎,使台灣木雕藝術展現出新的生態的美感,歡迎您來此細細感受。